魏峰冷笑着说道:“张然你毕竟是一名筑基初期的强者,为了区区十亿美金,竟然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来,可真是给我们修炼者长脸了啊。”

张然跟陈东两人脸色变得万分难看,这个煞星竟然这么快就回来了。

两人对视一眼,几乎同时向着姜宝成跟姜锦锦父女两人冲了过去,一人一个抓住姜家父女。

姜宝成两人被扼住咽喉,脸色涨的通红。

张然满脸黑沉的看着魏峰,大骂道:“你这个该死的家伙,非要跟我们作对吗?”

魏峰冷笑着说道:“因果循环,报应不爽,姜宝成跟你往日无怨,近日无仇的,你却使用这等下作的手段想要谋取姜家的财产,如此卑劣的行径实在是让我不齿,而且天道报应,你以为你能逃掉?”

张然狠狠的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,冷笑着说道:“魏峰,你也不要装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了,你敢告诉我你帮助姜宝成不是为了钱吗?”

“而且,你以为你是谁?正义使者还是救世主?”

魏峰冷声说道:“我是谁,你还没资格说道,你只需要明白从这一刻开始你已经是个死人了。”

张然大笑起来:“魏峰,你要是敢动手的话,这两人就会给我陪葬。”

魏峰耸了耸肩膀,笑着说道:“张然,你不会是把谁都当成傻子吧,而且,你以为这点威胁对我有用?我都不明白,你好歹也是筑基境的强者,怎么会这么幼稚呢?”

“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,我跟姜宝成没有任何关系。他的生死我也不会在乎,但是你却惹到我了。”

清纯可爱闺蜜团跑道嬉闹图片

“你杀了他无所谓,我只要杀了你们两个,就算任务失败,也对我没多大影响,但是如果姜宝成父女被你带走,那传出去,我就会被所有人笑话。”

“你觉得修为到了我这样的境界,是名声更重要呢,还是任务的成败更重要呢?”

张然顿时哑巴了,他也看出魏峰完不是装的,他真的不在意姜家父女的生死。

“魏峰,你真的非要走到这一步吗?”张然问道。

魏峰冷笑一声说道:“张然,如果不是必要我也不想的,这样吧我们做个交易,你现在放了他们父女两人,然后发誓永远不会再打扰他们,我就放你离开。”

张然微微一喜,不过很快担忧的说道:“魏峰,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呢?”

魏峰闻言,直接破口大骂起来:“张然你以为你还有别的选选择吗?从我出现的这一刻开始就已经是注定了你的失败了,现在你只能选择相信我,是想活命还是想一起死,你自己选择吧。”

“你是一个聪明人,我想你知道应该怎么选择。”

张然跟陈东两人对视一眼,陈东此刻脸上也满是恐惧的神色。

陈东一咬牙,放开了姜宝成,他对张然说道:“然哥,修为又有成之人,必定最重承诺,我想他应该不会片哦们。”

张然咬了咬牙,也放开了姜锦锦说道:“现在人我们已经放了,你会遵守承诺的是吧。从此你走你的阳关道,我过我的独木桥,不在互相干涉。”

魏峰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可不是你们那种反复小人,说过让你们活着离开就一定能做到,现在你们可以滚了。”

张然两人面面相觑,没想到魏峰真的把路让开了。

姜宝成父女两人大口的喘息着,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。

张然跟陈东两个人将信将疑的向着门口走了过去,到现在他们还有点提心吊胆,生怕魏峰突然对他们出手。

不过一直走到门口的时候,魏峰都没有行动。

两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,看来这个魏峰虽然厉害,但是也不过是一个迂腐的人,承诺又能值多少钱呢?

两人前脚刚踏出大门,就听到身后响起了冷冷的声音。

“好了,现在可以跟你们算算账了。”

魏峰身子一晃,已经来到了两人的身后,掌中蓦然迸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,直接把陈东按的跪在了地上。

肩膀跟膝盖的骨头,完碎裂,失去了行动的力量。

张然心下骇然,直接用出了搏命的身法,不顾一切向外面逃去。

但是魏峰的身影鬼魅一般的浮现在他的身前,猛的一掌对着张然脑门印下。

只是一瞬间,掌风呼啸,封锁整片虚空。

四周的空气像是塌陷了一般,对着张然挤压了过来。

张然脸色潮红,猛的喷出一口鲜血。

他用尽身的力气向上迎去,但是却犹如鸡蛋碰石头,他的反抗只是瞬间就被土崩瓦解,轰一声也跪在了地上,连地面坚硬的大力士瓷砖也被跪的碎裂。

这两个人虽然也有筑基初期的修为,但是两人都是獐头鼠目之辈,根本就发挥不出筑基境的真正力量,镇压这两人,对魏峰来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。

当然更主要的原因还是这两人续有境界,一身修为却是依靠是丹药堆积上去的,就算魏峰的修为境界跟他们一样,也是可虐翻他们的。

因为魏峰的实力完是靠自己一步一个脚印,修炼来的。

更何况,境界上的差距,根本就不是其他任何技巧可以弥补的。

这个时候,张然内心后悔不已,他盯着魏峰骂道:“你这个小人,竟然出尔反尔。”

魏峰却是笑着说道:“张然,我说让你活着走出房间,不是已经做到了么,你出门之后,却不在我承诺范围之内了。”

“卑鄙。”张然脸色涨红,刚才几个人身处房间之中,活着走出这里,可不正是走出房间么,自己还是大意了,中了这种文字陷阱。

魏峰冷笑着,继续说道:“之前的我可能还真的会放你走,不过就在前段时间,我因为一时的仁慈放过一个敌人,结果这个卑鄙小人害我差点死掉,所以我明白了一个道理,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。”

“跟你们这样的卑劣小人,我又何须说什么仁义道德?如果我真的拘泥于那些世俗,那我就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