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不不,小秋秋必须帮我澄清一下。”周兴云有点着急,没想到韩秋澪也有犯傻的时候。

周兴云慢条斯理的陪邪门武者聊天,这是为什么呀?不就是为了争取时间,好让武林盟的高手多调息一会吗?

韩秋澪长篇大论的与蔡元英争论,即可拖延好多时间。

“兴云师兄快醒醒,不要在他们身上浪费口舌,动不动手的主导权,在六凡尊人身上喔。”许芷芊提醒周兴云,让他把注意力转到六凡尊人身上。

六凡尊人才是敌方阵营的头领,蔡元英、恒玉、蓝玥娢之所以没有动手,皆因六凡尊人沉默不语的环视周兴云等人。

有脑子的人都看得出,邪联盟的武者都在等六凡尊人的信号,只要他动手,他们就会出战。

“他不理我!”周兴云很无奈,他也想和六凡尊人耍嘴皮,问题是,六凡尊人无视他……

“他在找我。”无常花冷声说道,六凡尊人迟迟没有动手的主要原因,是在寻找同为古今六绝的她。

果然,无常花话语刚落,原本位于周兴云前方三十米处的六凡尊人,忽地往前踏出一步,缩地成寸拉近距离,负手立在周兴云正前方二十米处。

“出来吧,打算藏在那小子身后到什么时候?”六凡尊人的目光,锁定周兴云身后的无常花小姐姐。

无常花与六凡尊人,曾在凌都城交过手,两人只要对上眼,六凡尊人便能认出她来。

既然被对手认出来,无常花便不再躲藏,脚尖轻轻一蹬,就从周兴云身后跃出,落在六凡尊人前方十米。

紫粉色连衣裙青春美女外拍

“无花?”吕世非、林恒、杜飞等人看到这一幕,不由发出好奇疑声。

无花是周兴云的同伴,侦查小队的一员。如今他们看到无花独自一人出阵,与六凡尊人对峙,心中隐隐意识到某些事情。

然而,他们内心意识到的事情,很快就得以证实。

“不是无花,是无常花。”娆月妹子幽幽说道,重新介绍了古今六绝之一的乾坤刀、天地绝、无常花小姐姐。

“说什么!无花就是古今六绝之一的乾坤刀,无常花!”

不等武林盟的尊长们惊叹,后勤营的年轻武者们,已率先吼了出来。

毕竟,他们做梦都不曾想过,自己前几天,竟然在不觉中,和古今六绝之一的无常花住在同个营地,甚至说过几句话、聊过几次天……谁知道,她居然是中原最高战力代表之一,古今六绝中的天地绝、无常花!

后勤营的年轻弟子们都非常激动,因为大家正处于巅峰对决的现场……

数个月前,古今六绝在凌都城对决,无相公激战乾坤刀,可谓江湖中人人乐道的冠世一战。

年轻弟子们万万没有想到,今天无常花再战六凡尊人,自己居然有幸亲临观战,目睹两位代表中原武林最高战力,古今六绝的巅峰之战。

“们……”东郭文臣默默地注视着周兴云,一时间竟无言以对。

一开始,东郭文臣还非常担心,深怕

周兴云等人不是六凡尊人的对手。

东郭文臣认可周兴云等人非常厉害,即便遇上恒玉、玄阳天尊一众荣光武者,他们都有能力压制对手。但是,六凡尊人实在太强,即便吕世非、林恒、杜飞和他联手,都挡不住六凡尊人的攻势……

所以,周兴云等人来救援他们,东郭文臣最担心的问题,就是他们挡不住六凡尊人。

古今六绝的实力,要比他们预想中强太多,就是五名荣光武者,都难以牵制六凡尊人。

不过,此一时彼一时,原来我方阵营里,也有古今六绝级的高手存在……

东郭文臣傻傻的望着无常花,眼前秀丽的姑娘,竟是武林《刀剑谱》的第二席、天地乾坤刀。

东郭文臣曾寻找武林《刀剑谱》第一席的‘离别剑’讨教,很显然,当时千尘客并没有动真格。

正因如此,东郭文臣才会产生错觉,以为自己似乎能与古今六绝战个百十回合,即便和六凡尊人单打独斗,他也能支撑半个小时。

直到刚才六凡尊人摧枯拉朽的击退他们,东郭文臣才恍然大悟,自己与古今六绝相较,是天与地的差距。

现在古今六绝之一的无常花位于眼前,东郭文臣武者之心大振,只想好好观摩她的战斗。

要知道,普天之下唯有他东郭文臣,有幸亲眼见证两名位列《刀剑谱》榜首,‘乾坤刀’与‘离别剑’武功的人。

诚然,离别剑位列《刀剑谱》第一席,并非千尘客的剑法,比无常花的刀法强。

无常花鲜有在江湖中走动,有关她的事迹太少,少到甚至令人怀疑,无常花到底存不存在。因此,江湖人在排榜的时候,自然将事迹较多,经常在江湖上露脸的千尘客,排在《刀剑谱》第一位。

无常花小姐姐出阵,与六凡尊人对峙,双方间隔十米。

对于古今六绝级的高手而言,短短的十米距离,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只要他们想动手,一念之间就能触及对方。

在这极为剑拔弩张的氛围下,无常花小姐姐依旧保持自己的风格,唰滴一刀横扫……

六凡尊人身前五米,刀劲横向划过,地面如同断崖,呈现一条笔直的裂缝。

“生死彼岸,越界者死。”

无常花目无表情的冷视邪联盟武者,一旦踏过这条线,那便是开战的信号。

“彼岸线!传说中的彼岸线!”何逸、莱文豪等人激动的喊道,他们都听过‘彼岸线’的江湖传闻,古今六绝之一的无常花一旦出手,便会划出生死线,越界者格杀勿论。

当年彭长老率众讨伐浪荡子,最后便是这一道‘彼岸线’,挡住了他们的脚步。普普通通的一条线,却如同高山绝壁,令人望而生畏,高不可攀……

“黄毛丫头,还是一如既往地狂妄。”六凡尊人面露不悦,上次他们交锋,无常花也在他眼皮底下,划了这么一道线。

不过,尽管六凡尊人心底很不愉快,但他却忍住了,没有像上次那样,一言不合就与无常花战了起来。

六凡

尊人不出手,不是他忌惮无常花,而是……

“咯呵呵呵呵,老夫真是没料到,除了天龙女以外,古今六绝中的天地绝,竟也是个俏姑娘。”

众人耳中忽地响起一阵笑声,然后,六凡尊人身边,原本空无一人的地方,不知何时竟站着两个人。

他们是什么时候来的?众人不得而知。两人仿佛打从一开始,就站在了那里……

“云少,今天来的敌人相当有实力,我们或许会有一场硬战要打。”塞露维妮娅楚楚动人的声音,在周兴云耳后传来。

“他们是谁?”周兴云诧异的回过头,塞露维妮娅是能与无常花小姐姐比肩的强者,连她都说对方相当有实力,那足以见得,忽然出现在众人眼前的两人,均是非常厉害的角色。

“他们大概就是……另外两位古今六绝。”塞露维妮娅虽然不是中原人,不怎么了解中原武林的人物,但她听周兴云等人说过,古今六绝是中原武林最高战力的代表。

既然如此,实力能与无常花比肩的高手,理应便是古今六绝之一了。

“咕噜……”

塞露维妮娅话音刚落,周兴云清楚地听见,吕世非、蒲子山一众武林盟高手,倒吸一口凉气,心凉到忐忑吞口水的声音。

“不会错了,他们就是古今六绝中唯一的孪生兄弟,无天夫子和无极上人。”伊莎蓓尔的目光,停留在蓦然出现的两名武者身上……

“玄女姐姐在逗我吗?古今六绝还有孪生兄弟?他们一点不像啊!”周兴云惊骇地打量两人。

其中一个身宽体阔三米高的中年男子,没错,此人的个头足足有三米,而且浑身肌肉凸起,仿佛能挤爆他身上穿着的锦衣斗篷。周兴云看他单个手臂,都比玄女姐姐的大长腿粗,真是够吓人的……

如果单论卖相的强壮度,‘神之躯’与该中年男子的体态相比较,简直是弱爆了。

反观另一位,站在中年男子身前的小老头,嗯……这是一个手握奇异拐杖的小老头,没有驼背,身高却只有一米五,头上戴着个地主帽,嘴上留有八字须,嘴下扎着羊胡须。

刚才发出‘咯呵呵呵呵’笑声,便是这个小老头。

玄女姐姐说他们是孪生兄弟,实在太不像了。说是父子,倒还比较靠谱……

“周郎害怕了?”伊莎蓓尔露出抹意味深长的笑意,他们现在需要面对的古今高手,不仅是六凡尊人一个,还有无天夫子以及无极上人。

古今六绝之轮回斧、山海绝、无天夫子。

无天夫子是古今六绝之中唯一的硬气功武者,亦是周兴云眼中,国字脸、身高三米的中年猛汉。

他使用的武器,乃武林《长兵谱》第一席的轮回斧,一把与他身高相等的双头锤斧。

双头锤斧的构造和双尖枪相似,只不过,头尾不是尖枪,而是锤斧,斧面刃长一米,锤面宽头半米。首尾两个斧面刃口顺时针朝外,两个锤头则逆时针朝外。

此外,轮回斧握柄中间设有分离机关,可变换成两把由链条镶尾的单手锤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