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想什么呢?你当无妄之海这么好进的啊?要真是那样,蕴道石也不会有价无市了!”梦三不屑的说道。

“难道还有什么讲究?”天狼疑惑的问道。

“那肯定啊,无妄之海的海水含有一种奇怪的道则,能够吞噬修者本身的道则,长期待在无妄之海,会道则溃散,撕裂枷锁打开的门户也会被慢慢的涅化,这代表着什么,不用我说了吧!”

梦三说到这里的时候,一脸的绝望,他似乎看到了未来的自己。

天狼当然明白梦三的意思,撕裂了枷锁的门户被涅化,代表着修者的修炼之路要终结了。

在那种特殊道则的侵蚀之下,修者的修为不会有任何的进步,随着时间的推移,境界还会慢慢的跌落,下场可想而知了。

梦三告诉天狼,无妄之海只有一个安的入口,从其他地方进去,只有死路一条。

而且无妄之海也不是太平之地,进去之人九死一生,能够找到蕴道石的不足一成,能够带着蕴道石活着出来的更加是凤毛麟角。

“蕴道石!看来这无妄之海有大秘密啊,值得一探。”天狼喃喃自语的说道。

梦三和那跟天狼一起被俘的老者则见鬼似的看着他,感觉这家伙已经无可救药了。

别人对无妄之海避之如蛇蝎,这家伙却想着去探险,他当无忧堡的人是带他去观光旅游呢!

但他们又怎么会知道,天狼是个道阵师,还精通禁制,无忧堡三当家的那些半吊子手下,根本无法封印他的修为。

清纯长发美女在海边唯美写真

不过那神道三层的老者就悲催了,由于他修为太高,是三当家亲自动手的。

“梦三,刚才带我们进来的是三当家,那二当家和大当家是什么修为啊?”

既然要闯无妄之海,敌人的深浅,天狼还是要打听出来的。

“嘿嘿,这你还真问对人了!”

梦三没有马上说话,而是环视了一下周围,看到没人注意之后,才将天狼拉到角落问道“兄弟,你跟我说老实话,你是不是有办法逃走?”

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天狼传音道。

虽然他们被封住了修为,但到了他们这个层次,用神念交流还是能够做到的。

“你当我傻啊,别人被抓进来都是一脸的绝望和晦暗,只有你小子还生龙活虎的,对无妄之海和无忧堡充满了好奇,傻子都看得出来你有问题。”梦三不屑的说道。

“这还真是,看来以后我得低调点了!”

一语点醒梦中人,幸亏无忧堡没有派人在场看守,否则天狼肯定露馅了。

“老实交代,你是不是有办法逃走?”梦三接着问道。

“逃什么逃,我要去无妄之海见识一下。”天狼不可置否的说道。

“你小子还真是……其实我也是故意被抓进来的!”梦三咬了咬牙说道。

原来之前梦三在天狼面前表现出来的绝望都是装出来的,天狼觉得这家伙不去演戏真是太可惜了,连他也被骗过去了。

“咱们非亲非故的,你告诉我这个干嘛?”天狼疑惑的问道。

这家伙无缘无故的对他袒露心迹,肯定没好事,而且他自己的事情还一大堆,不想参合别人的事情。

“虽然咱们的目的不同,但都有共同的敌人,所以我想跟你合作。”梦三说道。

“你想怎么个合作法?”

虽然不想参合别人的事,但若是彼此合作共赢,天狼还是乐意的。

“我在被他们抓到之前,曾经调查过无妄之海和无忧星,知道的情报肯定比你多,跟我合作,会让少走很多弯路。”

说完,梦三直接伸出了一只手掌。

“成交!”

天狼也伸手跟他拍了一下。

这一幕正好落入了那跟他一起被抓进来的老者的眼中。

经过和梦三的深入交流,天狼才知道,原来无忧堡是无忧星的一处移动城堡,传说这是一件上古流传下来的器物,不知怎么的就落入了无忧星的手中。

正是因为有这一件防御无匹的宝物,他们才得以纵横星空,所向披靡。

无忧星有三位当家人,大当家娄霸乃是神道五层的强者,二当家娄恨神道四层后期,三当家娄山神道三层中期。

正是有这三根顶梁柱的存在,无忧星才能如此繁盛。

不过大当家基本都在无忧星闭关,除非出现关系到无忧星生死的大事件,否则他轻易不会出现。

二当家和三当家没事就会驱使无忧堡游荡星空,捕抓那些落单或者人数不多的星空修士,除非确认是惹不起的,否则他们都不会放过。

反正在无忧星周围几十个星空传送阵范围之内,都没有可以与他们匹敌的势力,稍远一些的,他们也会每十年上贡一些蕴道石,对方吃人嘴软,拿人手短,也就不好说什么了。

“我这次进无妄之海,主要是去救我妻子,她失踪之前给我传的最后一道神念讯息,就是无妄之海。”

梦三一说起自己的妻子,眼睛里就充满了柔情,看得出来,他非常爱他的妻子。

“没想到你还是个情种,那进去的时候咱们一起走吧,彼此有个照应!”

日子在天狼和梦三的扯淡中慢慢消逝,无忧堡经过几个月的出航,终于归来。

当天狼和梦三他们走出无忧堡,踏上无忧星,感受着那温暖的阳光之时,都有一种恍如隔世之感。

“看,那就是通往无妄之海的光门!”梦三指着一个方向说道。

天狼抬眼望去,只见无忧星之外的一个方向被一片浩瀚无边的迷雾遮掩,宛若混沌一般,根本什么都看不到。

无忧堡落下的地方就在那片迷雾之,这是一个巨大的广场。

在广场的尽头,有一个方圆百丈的光门。

哗!——哗!——

巨浪翻滚的声音从那光门之内传了出来,让人感觉就像在海边一般。

天狼他们望过去,发现广场之上的人不少,但却井然有序,而且非常的安静。

列队站在广场两边的显然是无忧星的盗匪,他们一个个精神饱满,手执道器,眼中充满了倨傲和自得。

两名老者端坐在广场的两边,前方桌上摆放着不知用何种材料炼制的本子,散发出淡淡的微光。

在其中一名老者那排队的男女老少非常多,他们的眼中充满了迷茫、恐惧和无奈,甚至还有一丝疯狂,但到了最后,他们都老老实实的进行了登记,然后领过一块玉牌,走进了光门。

另一边,从光门中零星的走出来了几个人,他们到另一名老者那边登记交回玉牌,还有一些散发着淡淡光晕的石头,显然就是那所谓的蕴道石了。

这些人大多瘦骨如柴,精神萎靡,而且身上元气不显,显然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境地,若是再留在无妄之海,他们只有死路一条了。

“看什么看,赶紧去排队!”天狼他们身后的盗匪催促道。

“你们要记住,从无妄之海带出来一块蕴道石,就可以留得性命在无忧星生活,带出来两块,可以加入无忧星,带出来三块以上,可以获得自由!”

在那盗匪的解说之下,天狼和梦三加入了队列。

“进去之后,咱们先汇合在一起,然后再行动!”梦三看向天狼说道。

天狼对无妄之海一无所知,自然没有意见。

那老者登记得非常之快,很快就轮到天狼他们了,然后就在这个时候,异变突然发生。

那些从无妄之海走出来的人中,忽然有一人拿出一柄长刀,一刀就劈向了收取蕴道石的老者。

那老者虽然有着道境一层的实力,但不知为何却抵挡不住那人的攻击,当即就被劈成了两半,连元神都泯灭了。

不过天狼却看穿了其中的猫腻,不是那老者不想反抗,而是他动不了,因为他被那男子的领域锁定了,根本动不了。

“好胆!”

两边的护卫当即暴起,挥舞着手中道器围攻那人,但那人甚是凶悍,卷起一堆蕴道石就冲向天际,那些围攻他的盗匪只要是接近他的,都被他砍成了两截,生死不知。

“看什么看,走!”

那名老者看到天狼他们停滞不前,当即呵斥道,显然对于眼前的情形,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遇见了。

但天狼却从他的眼中看到了慌张,因为他的修为和对面那老者一样,也是神道一层,刚才那人能够一刀劈死那名老者,说明也能一刀劈死他。

这时天狼看向那名跟他一起被抓进来的老者,那老者只是无声的摇了摇头,并没有说什么。

啪!——

巨大的浪头击打到岸边的石头上,天狼充满了惊讶,他本以为这悬浮在空中的大海是没有岛屿的,没想到还有海岸。

“还是先找到梦三再说吧,那家伙对无妄之海熟悉。”

在进来之前,天狼已经在梦三的身上留下了一道印记,要找到他是很简单的事情,但马上天狼就感觉不对劲了。

因为一种玄奥的道韵冲进了他的身躯,想要吞噬他的道则,但不知为何,却没有成功,天狼心念一动,混沌火胎一卷,那股侵入他身体的道韵当即被吞噬,成为了壮大他自身道则的养分。

“这就是梦三说的代表着死亡的特殊道则?这不是补品吗?”天狼无语的笑道。

这种对于别人来说代表着死亡的东西,对他却毫无作用,还能壮大他本身的道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