虎威城,高耸的城楼前,一片血雨腥风,杀喊冲天。

相比龙阳城,这里的战斗似乎格外激烈,天地间已然是残破不堪,血流成河。

数千米之外的一座山巅之上,一道身影正目光冰冷的看着这边,他浑身被黑袍笼罩,看不清样貌,气息看似也极为普通,唯有那一对眸子,却透着慑人的光芒。

让人与之对视,仿佛有种被洞穿的感觉。

这时,一道金色的身影疾驰而来,那身影一身金袍,头戴金色面具,赫然是黑狱金袍杀手。

“启禀玄,两军实力相当,神武军恐怕没有那么容易拿下圣魔王朝,我们何时出手?”

金袍杀手问道。

原本这黑袍人,赫然是黑狱四大掌控者之一的“玄”。

“你很急吗?”黑袍人淡淡问道,眸光凌厉。

“属下不敢!”

金袍杀手闻言,顿时眸中大变,透着一丝惊慌之色,忙道:“我们派往乾州的杀手,部被圣魔王朝斩杀殆尽,‘地’吩咐,这次务必趁机歼灭圣魔王朝,尤其是圣魔王朝国主。”

“用不了你来提醒,本座知道怎么做。”黑袍人略显不耐。

长得很好看的俏皮空气刘海妹妹高清写真

金袍杀手也不敢再多话,静静的立在一旁。

“圣魔王朝国主是什么来历,查清楚了吗?”

半响,黑袍人再次问道。

“不是很清楚,‘天’只说,那人和大盛国主关系不同寻常,至于对方修炼的功法,‘天’只字未提。”金袍杀手恭敬回道。

“呵!大盛国主,想不到那小子竟然如此了得。”

“你们堂堂黑狱,竟然奈何他不得,完被他牵着鼻子走。”

黑袍人冷笑一声,言辞间透着一丝讽刺。

听他的话,似乎并不把自己当成黑狱的一员,可金袍杀手却又称呼他为“玄”,着实有些怪异。

金袍杀手眸中有些尴尬,但也不敢反驳,只得道:“所以我们务必尽快出手,据可靠消息,大盛国主已经在赶来的路上,他若一到,恐怕……”

“看来你们已经被那小子吓破了胆!”

黑袍人眸中透着一丝鄙视,还有一丝玩味。

金袍杀手闻言,嘴唇张了张,似乎想说什么,但最终也没有开口。

“神武军领军的是谁?不是说大夏军队强横无比吗?怎么比这圣魔王朝也强不了多少啊?”

黑袍人顿了顿,再次问道。

“乃神武军统领,也是大夏十二大武侯之一,神武侯君莫笑。”

金袍杀手正色回道。

至于两者为何旗鼓相当,他却不知如何作答。

其实,并非神武军不强,而是圣魔王朝大大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,若非如此,黑狱派往乾州的杀手,也不至于军覆没。

“十二大武侯?”

“哼!看来也不过如此。”

黑袍人冷笑,颇有些不屑的样子。

“除了君莫笑之外,据可靠消息,风闲云很可能也在大军之中。”

微微顿了顿,金袍杀手再次说道,神色也变得有些凝重。

“风闲云?什么人?很厉害吗?”

见金袍杀手如此神情,黑袍人不由问道,似乎他对这些一无所知。

金袍杀手闻言,眸中也闪过一抹古怪,不过还是解释道:“风闲云乃风家几大绝顶强者之一,与风家族长风残云,大夏阵天域域主风卷云,同为三兄弟。”

“风闲云最小,但据说他的天赋最高,不过他人如其名,一向闲云野鹤,不思修炼,不问世事。”

“据说,风家上代族长有意让他掌管风家,但被他拒绝了。”

“而他的修为,也无人得知,因为没人见过他出手,只闻其名,不见其人。”

金袍杀手一口气说道。

“哦!”黑袍人眸光透着一丝精芒,还有一丝好奇。

“既如此,那他又为何会在大军之中?”

黑袍人再次问道。

“这!属下也不知,但上面的消息是这样说的。”金袍杀手回道。

“有意思!”

黑袍人遥望着虎威城,眸中隐隐透着一丝笑意,旋即道:“既然这样,那我们更不用急着出手了。”

……

虎威城前的战斗越来越激烈,神武军久攻不下,而圣魔王朝同样也损伤不小,可谓两败俱伤。

君莫笑看着战场,神色变得极为难看。

身为大夏神武军统领,十二大武侯之一,他麾下的神武军向来战无不胜。

可如今……

一座小小的虎威城,竟然挡住了大军的脚步,足足一天,大军硬是没有攻下这座小城,一个名不经传的圣魔王朝,竟然有着如此强横的实力,着实他吃惊不小。

“禀侯爷,探子来报,龙阳城战役已经结束,天煞军溃败,赤龙军大胜。”

这时,一名将士飞快来报。

“天煞军败了?而且败的如此之快?”

“哼!马文龙真是越活越回去了。”

君莫笑讽刺一声,冷笑不已。

“禀侯爷,这次天煞军领兵的虽是马文龙,但最后大离太子现身,并且携带了天魔镜,可仍然落败。”那将士继续道。

“你说什么?”

君莫笑神色大变,透着一丝不可置信,还有一丝震撼之色。

“消息确认无误,据探子所说,天煞军之所以落败,乃是因为大盛国主莅临。”那将士也有些心悸的说道,显然,他得到消息时多半也不信,但多名探子同时来报,自然不可能是假的。

“大盛国主!”

君莫笑眸中寒芒闪过,凌厉无比。

“赤龙军现在动向如何?”他忙问道。

“消息传来时,赤龙军尚在清理战场,此刻恐怕已经在赶来的路上。”那将士也不确定,猜测道。

“知道了!继续关注赤龙军的一举一动。”君莫笑吩咐道。

“是!”

那将士应了一声,便退了下去。

“侯爷,现在怎么办?想不到这天煞军竟然如此不堪一击。”

“还有那大离太子,都携带了天魔镜,竟然还败的如此之快,简直难以置信。”

君莫笑身后,一名银甲将领愤愤道。

也难怪他如此,按理说,天魔境还强过周天鉴,拥有天魔镜的天煞军就算落败,也不可能败的如此之快。

事实上也确实如此,两军若继续打下去,短时间内很难分出胜负。

但姜别离显然有别于一般的将领,个人的胜败已经决定了一切,输了便直接走人,他这一走,天煞军哪还有心思再战,故此,才造成了这样的结局。

这恐怕是二人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。

“走!去看看那个人,陛下让他来,看来是早有安排。”

君莫笑说着,便朝着大军后方而去。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