茫茫大海之上。

一艘并不是很大的船飞速行驶着。

这艘船绝对算是一件宝物,毕竟其如今爆发出来的速度,绝对可以比拟星源境五层的修士。

沈风、贺北苍和赵承胜站在了船头。

这艘船是贺北苍从魂戒内拿出来的,因为沈风等人御空飞行的速度太慢,所以干脆大家一起靠着这艘船赶路。

船上只有三个房间。

眼下,其余修士部盘腿坐在了房间里休息,并没有出来打扰沈风和赵承胜等人。

至于失去手脚的韩辰逸和圣玄宗二长老,如今也被丢在了房间之内,他们两个根本没有自杀的勇气,完陷入了极度的恐惧和不安之中。

之前,在荒岛上的时候,赵承胜答应了成为剑山的客卿长老,当然他并不是对剑山感兴趣,他纯粹只是觉得沈风很有意思。

就在方才这艘船行驶了一段时间后,赵承胜的修为从凝道境九层,恢复到了星源境一层之中。

伴随着,他碎裂的丹田不停恢复,他的修为也会不断的往上恢复。

贺北苍和沈风都没有问赵承胜,其巅峰状态在什么修为?

曼妙的包子

不过,他们两个能够猜到,巅峰状态的赵承胜,其修为绝对不会弱到哪里去。

当然,贺北苍对赵承胜的遭遇极为感叹,毕竟失去了魂印之后,就等于是阻断了未来的修炼之路。

越往后修炼,魂印就会显得越重要。

贺北苍对这种夺人魂印的方法极为愤怒,可以说,如若此事彻底在二重天公开,那么圣天王朝将会万劫不复。

哪怕是魔道宗门,也不会去接触夺人魂印的方法,如今一个正道宗门,却比魔道还要凶残,简直是不可饶恕。

因为之前沈风对赵承胜说过,自己是第一次出来历练,从前一直和师父在偏僻山林中修炼。

所以,赵承胜时不时的会说起一些如今二重天的事情。

贺北苍也知道了此事,听到沈风问起了各种简单的问题,他现在也确定了,沈风从前应该是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,要不然沈风为什么会连一些基本的事情也不知道!

看着被船激起的海浪,贺北苍说道:“沈小友,如今我们所在的这片区域被称之为是北域。”

“剑山也在北域之内。”

“整个天域的二重天,被分为北域、南域、东域、西域和中域!”

“二重天极为的广袤无垠,想要走遍这五大域,哪怕是塑魂境内的巅峰强者,恐怕也需要花去数十年的时间。”

“所以,几乎每一个修士城池内都会有铭纹传送阵,当然那种能够横跨一个域的大型铭纹传送阵,非常的少。”

“很多修士从出生到死亡,可能都不会走出自己所在的域。”

“在这五大域之中,中域是最为繁华的,被称之为二重天第一势力的中神庭,便是在中域之内。”

闻言,沈风眉头微微一皱,看来二重天比他想象的还要广阔,想要在这二重天内彻底崛起,甚至成为二重天的第一人,这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!

“除了中域之外,剩下的四大域,哪个区域最为繁盛?”沈风疑问道。

贺北苍迟疑了一下说道:“沈小友,北域算是最为贫瘠的一片区域。”

说出这番话的时候,他有那么一点尴尬,毕竟剑山就在北域之内,而且是北域中的顶级势力。

不过,他转而又随即说道:“沈小友,虽说北域最为贫瘠,但剑山作为北域的顶级势力之一,其中的修炼资源绝对不会少。”

“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这一点你可以放心。”

“想当年北域甚至比中域还要繁盛,只可惜,在很久很久之前,二重天爆发了一场大战。”

“五大域部参与了其中,而战场就是在北域。”

“当年可以说是生灵涂炭,鲜血真的染红了北域这片大地。”

“那场大规模的战斗,参与的势力不计其数,而且足足持续了五十年的时间。”

“这导致了北域很多圣地都被毁灭了,北域各地的天材地宝数量也严重下降,当初在大战刚刚结束的时候,北域真的是极为的落寞。”

“好在经过这么久的岁月,北域也算是恢复了一些元气。”

“这些年,在北域也冒出了不少真正的天才。”

对于贺北苍没有隐瞒北域的弱势,沈风心里面还是挺有好感的,他没有开口打断,继续等待着贺北苍说下去。

见沈风脸上没有闪现失望,贺北苍心里面微微松了一口气,他如今已经把沈风当做是剑山的人了。

“除了北域之外,东域、南域和西域,这三个地方的繁华程度差不多。”

“但西域是魔门所聚集的地方,在那片区域之中魔门林立,甚至可以说,西域之内没有任何一个正道宗门,整个西域都被魔门给占领了。”

“这些年,西域中的魔门一直想要往外扩张,他们不满足局限在西域之内了。”

“所以,北域、东域和南域之中,在暗中也多出了一些魔道宗门。”

“当然我们正道也采取了措施,很多强大的势力,都在安排强者进入西域,以此在西域之内建立正道势力。”

一旁的赵承胜也开口说道:“沈道友,在二重天之内,除了明面上的大势力以外,还有很多势力是隐世不出的。”

“这些势力大多在与世隔绝的秘境之中,而那些秘境中的修炼环境,要远远超越二重天的五大域。”

“所以,很多秘境中的隐世宗门,其实力并不比二重天明面上的顶级势力弱。”

贺北苍听得此话之后,他点了点头,算是同意了赵承胜的说法,那些身处秘境中的隐世宗门,拥有的诡异手段颇多,甚至很多隐世宗门,都继承了荒古时期的恐怖手段。

听完这番话之后,沈风觉得如今自己还很渺小,在这如海洋般的二重天之内,他充其量只是海面上的一叶扁舟,稍有不慎便会被海浪席卷的粉身碎骨。

所以,他必须要更加快速的提升自己的修为,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,眼眸之中的光芒凌厉无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