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气!

无处不在的仙气!

他还没睁眼,脑中已经浮现出一幅仙光圣境图。

玲珑彩霞,氤氲仙气,仙藤依碧树,灵泉浮瑶光……

他强忍住没有散开神识,调整了一下情绪,猛然睁开眼,准备迎接新的世界!

“卧槽!”

林修齐表情一僵,心情有些难以形容。

他的面前是个冒着热气的水泡子,水上长满了蒿子,水里泡着一群耗子,正看着他这个傻子。

不对!

这好像是……温泉!耗子是……水豚!蒿子……是水豚的零食!

“抱歉哈!打扰你们泡澡了!”

林修齐讪讪一笑,多一秒都不想停留了,他冲天而起,尴尬逃走,吓得水豚连零食都扔了。

内心纯净乖乖女的纯色写真图片

“哈哈哈!小子!仙界不错吧?”

“就不应该抱太大希望……”

“咚!”

不知从哪里凭空飞出一个人,急速飞遁,恰好被林修齐的大脑袋顶在了肚子上。

被顶之人双眼凸出,很是痛苦,林修齐晃到了脖子,露出了相似的表情。

二人一触即分,警惕地看着对方。

“赶路之人”是一个相貌周正的白皙青年,看起来二十六七岁的样子,却有一种唇红齿白的少年感觉,身材有点夸张,明明长了小鲜肉的脸,却配上了健美运动员的身材。

金刚芭比!

林修齐打量着对方,心想,该不会是碰瓷儿的吧!

“连神游符的落点都能预测到,本王还真是小看了你们这群杂碎!”

林修齐眉头一皱,随即笑道:“神游符我是没看到,杂碎倒是有一只,就在我眼前!”

“小子!你不是说要低调吗?”圣虫打趣道。

“为了庆祝平安到达仙界,先莽一手!”

白皙青年反应了一下才发现林修齐是在骂自己,他打量了一下对方,冷笑道:“原来只是区区太乙境……”

“等等!什么太乙境?”

“还想装蒜吗?受死!!”

青年双眼微眯,气势犹如火山爆发一般澎湃而出,大地无法承受如此重压,方圆十里之内的地面化为几分,整齐地下降了数十丈。

天空昏暗,大地轰鸣,仅仅是气势爆发就能造成末日般的景象,实力绝非林修齐可比。

“等等!等等!大哥你认错人了!”

林修齐毫无节操地开始求饶,对方的力量可是真正的法则之力,纯粹的力量法则,竟还掺杂着一些地脉之力,有一种风助火势之感,正面硬撼只有死路一条。

“认错人?下一世记得长眼!!!”

青年一拳轰出,天昏地暗,法则之力化作一根根细线,以不规则的轨迹笼罩了方圆百里,遮天蔽日般袭来。

“MD!一点机会都不给!你这是逼我啊!”

林修齐双手结印,大声喝道:“同性相斥,异性相吸,这个知识点考试要考,都记一下!”

青年甚是不解,这是什么咒语,为什么第一次听到就有种时间紧迫的感觉呢!

他当然不知道这是林修齐以规则之语解析磁力法则后得到的咒语,更没有发现四周的天络地脉之力已经悄悄朝着这个“太乙境”之人倾斜了。

“唰!”

黑色的力量法则之线在林修齐面前整齐地分开,恰好让出了不到两米的距离,贴着他的身体落在了地面上。

大地崩塌,飞沙走石!

“磁力法则?不对!这不是法则之力,你怎么……”

青年不明白一个“太乙境”的弱者,刚刚可以称之为仙人的存在,怎么会有这种实力。

转念一想,他明白了,自语道:“怪不得让你在此守候,看来是对你的实力很信任!”

“现在可以好好说话了吗?”

“你不配!”

他双拳紧握,两团黑光凝聚,这一次他要蓄力一击,面对一个小小的太乙境修士竟然无法轻易击杀,他身为一族少主绝不能容许这种事发生。

然而,他刚刚开始蓄力,只需要不到半秒钟的时间就可完成,意外发生了。

林修齐一瞬之间共鸣了天络地脉,圣武战体开,六十倍力量,镇魂如意塔固魂,六气靴加速。

“嘭!”

青年反应过来之时,左胸到右肋之下,骨骼尽碎,脏器爆开,左腿膝盖以上已经变成了肉泥,依靠一层皮肤连着,强大的冲击波扩散到身体的各个部分,他的身体已处在支离破碎的边缘,连头骨都裂开了。

“咚!”

青年的身体如破麻袋一般落地,他勉强抬起右手,想从空间链中取药,结果抓了个空。

“原来这里流行用项链!嗯!不错!果然空间大了许多!”

林修齐收起空间链,笑呵呵地看着对方,道:“现在可以好好说话了吗?”

青年气得脸皮颤抖,他知道自己大意了,却也万没想到一个太乙境仙族竟有如此强悍的肉身之力,方才的瞬间他仿佛面对着一个同境界之人,还有那诡异速度是什么,很明显超过了太乙境的上限。

“父亲果然说得没错!我终有一天会在傲慢上吃亏!没想到……代价是丢了……性命!”

青年的眼睛失去了神采,身体缓缓消散,星沙一般回归大地,没有留下一丝一毫。

尘归尘!土归土!

林修齐有些唏嘘,他看出这个青年是一个炼体修士,只是没想到仙界的炼体者在陨落之后会是这种场面。

“嗯?这是什么!”

林修齐心念一动,用手触碰一处空无一物的地方,原本是青年头部所在之处。

他微微一怔,仿佛有什么东西飘入了识海。

“这是……头盔!?”

他分明觉得一个毫无重量的头盔透过元神,落在了灵魂之中。

“虫哥!这东西和六气靴很像!”

“应该是一套!”

“散件就这么强了,竟然还是套装!等等!那岂不是说……我是抢了别人家的东西?”

“和杀人相比,抢东西相当于捡!”

他连忙查看空间链,广阔的空间足有数百公里,存放着大量珠宝首饰,虽然都是品阶不俗的法器,但从工艺来看绝对是装饰品,还有许多女子的衣服饰品。

林修齐怀疑他是不是抢了一个女装大佬!

在衣服和饰品之中,他发现了几只玉瓶和一件黑色战甲。

林修齐并不在意这些,反正他初来乍道,没见过世面,也不认得丹药,更分辨不出战甲的品阶,只是胡乱穿上了。

但,有一堆闪闪发光的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。

仙源!

数十枚仙源!

还有另一种玉石,呈浅灰色,不及仙源那般光彩夺目,色泽要暗淡一些,但看上去很养眼,不知道怎么会有这种感觉。

他取出一块握在手中,稍稍引动了一丝气息。

“这是……淬体的气息!”

他在仙光柱中褪去凡体之时,感受过这种气体,与仙气泾渭分明,却有淬体奇效,但这块玉石中的气息更加温润柔和。

他仔细感受了一下空气中的能量,只有仙气,还有元气和灵气掺杂,却没有这种淬体的气息。

一定是和仙源价值相当的珍贵资源。

仙源只有七十三枚,灰色玉石却有三百八十八块,真是赚到了。

他将空间链中的资源转移到自己的空间镯之中,这东西上有神识印记,若非圣虫相助,他根本破不开。

在地球的时候他就有一条原则,有防伪的东西不能碰。

他正准备力一掷,将空间链扔掉,远处飞来三道灵光,正在极速接近。

现在消灭痕迹好像不太合适,逃走又显得心虚,该怎么办呢!

“小子!土遁啊!配合幕遮之术!”

“嘿嘿!本仙有更好的方法!”

“……”

他灵光一闪,相貌变成了白皙青年的模样,将空间链戴在脖子上,用手扶着脖子慢慢活动,像是在做颈椎操一样。

三道灵光一转弯,直奔他而来。

糟了!先前那家伙好像说过有刺客!

该不会这么倒霉吧!报应来得这么快吗!

黑芒散去,露出三人真容,为首之人是一位气质沉稳的老者,气息比方才的青年更胜一筹,但微微有些凌乱之意,像是受了伤。

另外两人是三十岁左右的青年,身材魁梧,神色恭敬,一切以老者马首是瞻。

“少主!您没事吧!”

老者露出担忧的神色,林修齐愣住了,遇到刺客还是一锤子买卖,遇到熟人可就难办了。

他没好气地说道:“你们怎么才来!”

“少主息怒!追兵太多,我三人也是勉强脱身,其他人还在后方鏖战!”

“哼!”

林修齐冷哼一声,不说话了,他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