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尘只是王者五品,居然要阻拦他们三人。

这一切,只是一瞬间。

雷墙在此刻,遭受到三位天王攻击,剧烈摇晃,出现道道裂痕。

只是,下一刻,三王还未再次出手。

雪天王、杨青云、沐风三人,已经是杀来。

“该死!”

三王低骂一声,不得不面对背后杀来的雪天王三人。

秦尘居然能够抵挡住他们三人联手的爆发。

这家伙,哪里是王者五品的境界实力。

简直是丝毫不逊色于一位天王了。

“秦尘,放我等离开,我告诉,天帝阁在何处!”烈焚天喝了一声,咆哮道。

“哦?”

小可爱美眉秀丽无比

秦尘看向三人,笑道:“在哪里?说!”

“当我是白痴吗?现在告诉,不放过我等,那我岂不是白说了!”

“那当我是白痴吗?放们走了,立马远遁,我不是白放了?”

烈焚天怒骂一声。

这混蛋!

“而且,我知道天帝阁大本营,就在一线山内了,只不过,具体位置不确定,但是我想,也不难找。”

“们告诉我或者不告诉我,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了。”

听到此话,烈焚天脸色一冷。

这混蛋!

帝临天也是混蛋。

实力强大,为何一直不出手,灭了秦尘,反而让秦尘在此地逍遥自在。

“雪天王,青云,沐风老儿,不必留手,们攻击,我来袭杀,一个个弄死他们,简单!”

秦尘此刻开口,再次道。

杨青云点头。

三大魔王听到此话,更是心中发溃。

怎么办?

真的会死。

毕竟,秦尘是斩杀了暗皇的。

这等于四位天王,对付他们三人。

“上!”

秦尘一语喝下。

渡生王剑,光芒四散。

一时之间,天地之间,仿佛只剩下秦尘手中的剑。

剑芒璀璨夺目,秦尘的身影在剑芒内,更是吸引人注意。

只是,下一刻。

陡然间。

伴随着秦尘剑气爆发开来之间,天地之间,高空之上。

一只擎天大手,在此刻,从小到大,逐渐落了下来。

那擎天大手,朝着秦尘,笔直拍下。

这一刻,杨青云和沐风皆是一愣。

“师父小心!”

“幽王小心。”

二人此时此刻,皆是大喊一声。

秦尘看向那巨掌落下,眼神冷峻。

“帝临天,又是吗?”

一语喝下。

渡生王剑在此刻,瞬间斩出。

一剑又一剑,这一刻,秦尘仿佛是斩出了成千上万剑一般。

道道剑气,斩向巨掌。

秦尘身影,在此刻腾空而起。

而与此同时,杨青云、雪天王和沐风三人头顶,也是出现巨掌。

道道巨掌,铺天盖地而来,一道……两道……

最终,足足出现数百道。

此时此刻,秦尘眼神带着一丝冷峻。

有人暗中出手了。

是谁?

连他到现在都没有感觉到。

那巨掌道道落下之间。

杨青云、雪天王、沐风、秦尘四人,不断出手击溃。

这一道道巨掌拍下,即便是王者,一个不慎,也可能会死。

“撤!”

深渊王此时此刻,低喝一声,瞬间离去。

有人出手,帮助他们脱困了。

现在不走,更待何时?

一声咆哮下,极地宇和烈焚天二人,也是在此刻,瞬间撤离。

四大魔族的王者们,也是一个个急忙撤退。

事已至此,继续留在这里,反倒是他们会出现危险。

轰隆隆的剧烈声,不断响起。

逐渐之间,那轰鸣声消退。

四道身影,身影稳稳落下。

只是,魔族四脉,已经是消失不见。

秦尘抬头看了看上空,眼神微动。

“帝临天吧……”

秦尘呢喃道:“出来打一架啊,跑什么呢……”

虚空之间,一道声音在此刻,突然响起。

“时候未到而已,幽王,……太弱了……”

那呢喃声,带着几分不屑。

“哦?是想等到我到达天王境界,再来杀我吗?”

秦尘笑了笑。

“但是,确定?”

“万一我到了天王,把宰了,那可如何是好?”

“呵呵……”

轻笑声响起,终于是没了回答。

天地在此刻,恢复清明。

众人皆是忍不住长松了一口气。

刚才那种感觉,着实是有些恐怖。

让人感觉,受到极大的压制力。

若非是三位天王和秦尘在此,那道道掌印,即便是众多王者,也是觉察到了,一股能够毁灭他们的气势。

“又跑了……”

秦尘摇了摇头。

雪天王、杨青云、沐风三人,身影汇聚而来。

另一边,谷新月、叶子卿、仙焓等人,也是一一汇聚。

青尘阁!

天外仙!

听雪山庄!

此刻看去,足足四十余位王者聚集在此地。

镇天王、雪天王、秦尘三人为首。

谷新月看向秦尘,眼神带着一丝幽怨。

“没事吧?”

谷新月呢喃道。

“我能有什么事情?”秦尘笑呵呵道。

“自己跑到御虚宗内发泄,就不怕天帝阁一群王者围杀……”

“没什么好怕的。”

秦尘招了招手,幽筱筱此刻到来。

“幽筱筱,也是之前的凌小菲。”

秦尘笑了笑,道:“在御虚宗碰到了。”

叶子卿知道凌小菲,谷新月却是并不太清楚。

“子卿姐姐好!”

“新月姐姐好!”

幽筱筱笑了笑道。

叶子卿点头。

“筱筱妹妹当年八、九岁模样,便是灵动可人,现在更是如此了。”

此话落下,叶子卿看向秦尘。

秦尘脸色愣了愣。

看我做什么?

我可没有什么歪心思。

叶子卿和谷新月却是心中不信。

“霜儿呢?公子有消息吗?”

叶子卿问道。

“被玄天王那老东西带在身边了。”

“反正有危险,就找玄天王,出了事,拆了玄天宫。”

一旁,玄子渊听到此话,脸色古怪。

这事要找也是找玄天王,干嘛拆了玄天宫啊。

秦尘却是不理会。

谷新月、叶子卿几人,一阵寒暄。

“雪天王,多年不见了!”

秦尘看向雪鹰,笑了笑。

“幽王,多年不见。”

雪天王客气道:“没想到,再次相见,幽王居然是如此模样,倒是比曾经少了几分霸道凌厉,多了几分秀气谦和的感觉。”

“谦和?确定?”

镇天王不客气道:“这家伙跟以前一样狂妄。”

秦尘笑眯眯的看向镇天王,道:“老镇头,看来……这灵识海受创,也不算严重,要不我给打碎了?”

“破而后立知道吧?”

听到此话,镇天王脸色微怔。

破而后立?

破妹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