蝴蝶直播iOS

2020年8月12日 By:

蝴蝶直播iOS 世界上因为天天播报这话,立即跑过来看热闹,本来没什么人副本,瞬间就人山人海。

【附近】浪花有意:风雪你攻击她干什么?

【附近】红铜:帮主你不是被人盗号了吧。

【附近】一笑倾城:风雪帮主你什么意思?

风雪无归重新加回队伍。

【队伍】风雪无归:我就试试她的特殊道具有没有什么特殊功能,你们紧张什么?

【队伍】浪花有意:……

【队伍】一笑倾城:……

【队伍】你大爷:所以结果?

【队伍】风雪无归:掉级……

之前杀她已经不掉级了,可刚才杀她,又掉级了。

队伍的人将时笙拉起来,时笙还没动手,天上突然掉下来一团技能,直接在他们中间炸开,接着许多玩家冲过来,二话不说就开打。

清纯美女原野高清唯美写真

其中最显眼的就是清暝月华。

【队伍】一笑倾城:草,他们来爆东西的。

【队伍】红铜:我叫人。

【队伍】你大爷:那让他们来杀呗。

反正杀她掉级。

现在大多数人都是满级,就算这次底线依然是五级,也够他们心疼的。

时笙几乎被全服的人杀过,之前该掉的也都掉过了,所以这群人以为不会再掉级,谁知道上去一砍就掉级。

惨剧重复当初的画面,无数玩家哀嚎掉级。

【世界】流萤飞仙:你大爷,你是不是又开挂了?

【世界】人逢喜事精神爽:游戏公司还管不管了,她这么明目张胆的开外挂你们都没反应,这游戏还让我们怎么玩儿?

【世界】荣安:游戏公司必须给个说法,为什么我们杀她又掉级?

现在大家的级数都这么高了,他们一下子掉一级,等升回去就落后人家了。

【世界】你大爷:杀我是要付出代价的。

【世界】流萤飞仙:gm出来啊,知道你们在,你们不解释一下吗?

【世界】豆浆油条:围观。

【世界】宝宝花露水:今天要是不给个说法,老子就去你们公司!妈的什么破游戏!

【世界】香水有毒:没错,必须给说法,我们花钱来玩游戏,不是让你们耍着我们玩家玩儿的。

【系统】爱玩不玩,不玩儿滚蛋。

静——

整个服似乎都安静下来,最顶端的屏幕上漂浮着系统消息,以一种藐视的姿态面对众位玩家,其霸气不用言说都能感觉到。

系统消息和别的不一样,它可以漂浮很长一段时间。

时笙也是第一次见识这么牛逼哄哄的游戏公司,竟然敢这么对待上帝,找死呢?

系统在那句话后,众位玩家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弹下线,服务器维护中……

众人一窝蜂的涌向论坛,对游戏公司进行惨无人道的问候以及谩骂,成功屠版后论坛关闭了发帖功能。

其他服的玩家一脸懵逼,搞什么呢?

自从那天后锦江春就再也没开启过,游戏公司非常任性,你爱玩儿就玩儿不爱玩儿滚蛋,反正他们不缺这个钱。

#锦江春服关闭的真相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#

#锦江春服关闭的罪魁祸首就是你大爷#

这个帖子下面一群不明真相的人纷纷问你大爷是谁?

楼主:你大爷就是你大爷!

网友:你大爷到底是谁啊?

楼主:就是你大爷。

网友:你大爷是谁?

楼主:猝。

……

遇见一个比自己还任性的游戏公司怎么办?

本宝宝能怎么办?

当然是选择换个服祸害啊!

而余季就惨了,时笙有个病叫换服就换名字的病,锦江春服务器关闭,就算余季知道时笙还在玩儿神域,要从六个服中找出人来,还是有些难度的。

“三少……”尚书最近说话都要斟酌了再斟酌,一个字说错,自己面对的可能就来自三少的狂风暴雨,“老爷子那边来人说,让您把股份转让的文件准备好?”

“什么股份?”他最近脑子一片空白,公司的事都快处理不好,哪儿还记得什么股份。

“就是……上次您答应给二小姐结婚股份,婚礼将近,老爷子派人来催了。”尚书心底是很不忿的,这些股份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,可就因为三少姓余,所以他就必须无条件的拿出来。

余季眼帘低垂,长长的睫毛遮挡住眼底的情绪,他微微沉吟片刻,“我记得她给了我一张卡,你去查那张卡了吗?”

尚书:“??”什么??

几秒钟后尚书才反应过来,三少说的是时笙。

“查过了,开卡的名字是个陌生人,和小姐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“她既然没离开过这个地方,她的卡是谁给她办的?”余季抬头看着尚书。

尚书脊背猛地一寒,快速解释,“三少,我绝对没有放小姐出去过,她也没有上过街。”

那张卡小姐哪儿来的,他说不清,但他很确定小姐没有离开过别墅,上次是小姐第一次离开别墅。

小姐那么厉害,把游戏公司都玩儿闭服了,弄张卡对她来说不难吧?

“给我找到她。”余季抓紧手中的东西,指尖因为用力失去血色,血管清晰可见,那几个字似乎是从牙齿里面挤出来的。

尚书应一声,内心叫苦,他上哪儿去找人啊!

这个城市那么大,她那么一个小姑娘,随便藏一个地方,他就找不到人。

……

半夜的时候余季接到一个电话,没有显示号码,但余季心跳却砰砰的加速,他手指几乎是颤抖的接通电话。

电话那边很安静,他屏住呼吸,生怕错过那边的声音。

“余季。”软糯的声音响起,带着几分倦意,“怎么还没睡?”

“你在哪里?”

“你想好了吗?”

“我想见你。”

“余季,回答我的问题。”软糯的声音微微冷下来。

余季沉默,他控制不住自己,他想把她关起来,锁住,永远都只生活在他给她打造的那个金丝笼中。

“我想你。”

嘟嘟嘟……

“姚叶,姚叶?”余季有些失控的大吼,可电话那边已经挂断,他将电话拨回去,提示他的号码是空号。

余季几步冲出房间,揪着尚书让他查那个号码。

尚书查出来的结果就是空号。

“三少……”尚书看着散发冷气的三少,浑身都哆嗦,提出一个建议,“您先妥协一下,把小姐哄回来。”

标签: